您现在所在位置: 个人——>高兴  该栏目下还有:|王传波|王宁|更多…|
欢迎访问我的第一个网站:原乌鲁木齐一中天文小组网站
二级子目录:|斑竹自述|师大天问社|音乐&摇滚|教育教学|版主摄影|斑竹文章|

89年冬天,我上高一的时候,班里的同学正忙着筹划元旦文艺汇演。这时中央电视台CCTV正好播出了两期介绍台湾歌曲的片子——《潮》,我也就是在那时开始接触流行歌曲(在这之前,从我嘴里冒出的都是些二胡小曲)。记得当时班里的女生都在唱黄莺莺的《雪在烧》,男生中的主要歌曲是姜育恒的《再回首》,我当然是其中的主力——谁叫我嗓子好呢。

渐渐地,流行歌曲听多了,也开始挑剔起来。先是听国语(台湾歌手)的,后来觉得粤语歌曲的歌词发音与曲子和得较好,开始听唱粤语,其间接触了东方快车,BEYOND,达明一派,太极等乐队的作品,开始对摇滚乐有所了解。后来,磁带行里的粤语带也多得满天飞,我的兴趣又转向欧美摇滚乐。猫王,甲壳虫,滚石,GUNS & ROSE,CLASH,PINK,VAN HALON,包括保罗.西蒙,M.C.HAMMER,JAKSON等等各种流派的摇滚我都多多少少接触过,也看了些介绍摇滚乐的书,渐渐对摇滚的概念有了自己的认识。

到大学,有更多的时间听音乐,心中也有自己的排行榜。比如曾一度表示大陆摇滚乐的排名是:老崔,唐朝(一),黑豹(一),张楚;台湾只有罗大佑可以听听;香港则只能听乐队,达明第一,其次BEYOND,再次是太极;欧美摇滚,可听的就多了,当然甲壳虫的作品是没得说,涅磐的曲子,句句让人陶醉。


或许是老天的安排,当听说家驹的去世,张炬的车祸,涅磐主唱的自杀,然后又冒出什么四大天王,我渐渐开始排斥一切音乐。对于一个以商业性来评价音乐好坏的世界,我无话可说。

好在,目前我还能找到一些我喜欢的音乐,尽管有的我已经听过百遍,尽管我听不懂歌词——我也不想听懂,但那是我想要听到的,在她们中间有着摇滚的叛逆精神,他们用Bass,用吉他,用鼓声表达着真我。

有人不理解我们搞天文,说我们不务正业,又有人不理解我们热爱摇滚,说我们空虚。

为了生活,我们选择了沉默,可是,我们每时每刻都在等待着,去找寻着自己真正的知己。

摇滚是一种精神,这种精神决定了她永远是非主流的,这种精神决定了她最有创造力和生命力。我敬佩敢于用音乐表达自我的人,哪怕他是贝多芬。我也敬佩真正做学问的人,因为他们正是贝多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