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 新疆乐天派——>个人——>朱冰
该栏目下还有:|王传波|王宁|高兴|王利东|刘振宏|王传真|朱冰|陈钧杰|夏勇|
与我联系:  Email:emay2008zb@yahoo.com.cn

那年阳春三月,在乌鲁木齐某医院的产房门前,一位陕北老太太神情沮丧地看着儿子手中的襁褓不甘心道:“是个女娃?唉,日子还长着哩,就叫那个名儿吧”。

朱兵,1968年生人,祖籍陕西,具体位置在革命老区的北部。当年的老太太就是我奶奶。有道是“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,青建的石板瓦窑堡的炭”,说的就是这些地方的人杰地灵,据说貂蝉就是米脂人。听母亲讲外婆生她的地方离米脂还有一段的距离,于是美丽与我擦肩而过。

上小学时爱唱歌跳舞,毕业前一直担任班里的起歌委员、少先队小队长。学习成绩还不错 ,好表现。记得一年级期末老师让大家选三好学生。我勇敢地举手起立说“我”!结果是大眼瞪小眼一片哗然。至今依旧心无城府内敛不足。二年级的暑假被母亲关在房中临摹钢笔字帖,手因为贪玩被尺子抽得通红厚实,记忆犹新,却被宝贝妹妹羡慕得一塌糊涂说——“字原来是这样练成的”,中学时有一个花儿少年在生日那天送我一个信物——一枚煮鸡蛋,仅此一枚。如今他在天堂我在人间。

22岁毕业实习那年,在美丽的云南边境很奇妙地看到在梦中萦绕数年的景物——青山绿水小亭。被惊人的相似震撼,从那刻起便信了冥冥之中自有天定。

走过而立有了许多百思不解的困惑,积淀多了我已面目全非。2001年11月13日,按着报纸的指引我来到了南山天文台。那夜我看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流星雨(双子座)。偌大的星空下只有我一人,耳边的风声轻轻如婴儿熟睡的鼾声;积雪中的枯草在脚边摇曳;没有城市没有灯光,墨兰静谧的星空下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,事隔10年后,我被浩翰的星空再次震撼。凝视星空杂念全无,现实中所谓的委屈烦恼、是非恩怨都烟消云散,这时人如一杯新鲜的果汁。

流星!随着一颗颗划过的流星,我已无法确切地为某个亲人或朋友许愿,只是张大眼睛仰望着,为爱我和我爱的所有人许下了心愿——愿你们平安健康幸福快乐!知道我许下最小的一个愿望吗?不好意思——是我想得到某某牌香水。当然事后还是用自己的薪水实现了这个愿望。

第二年同样的日子同样的星空下终于有人来指点迷津了——哪是北极星、天狼星、猎户星云......他们就是乐天派的高兴、王传波、王宁......还有后来的刘振宏、王利东。再后来被一点点地感动着,被他们的真诚豪爽和星空下的那种执着。

齐秦有一首歌的歌词这样写道——懂得仰望便是一种幸福。我不是一个标准的天文爱好者,但同样的星空下我们都在仰望。

朱冰,国土资源信息中心科员。曾用名朱兵,B型血,开朗爱热闹,易怀旧不记仇;喜欢哼歌,不跑调不识谱;喜欢听黑鸭子组合、西城男孩组合的和声;喜欢旅游,想去拉萨让布达拉宫作我的背景;想去喀纳斯与天水共一色,还想......想中500万大奖,建个乐天派的大本营啊哈!